免费注册 登录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 首 页
  • 国际
  • 国内
  • 综合
  • 协会
  • 球房
  • 行业
  • 图片
  • 评论
  • 视频
  • 人物
  • 花絮
  • my147
  •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人物

    特鲁姆普:单身才能打好斯诺克 奥沙利文不是我的模板

    2012-09-20 22:20:28    编辑:赵越    来源:我的台球网    浏览次数:0


      单身汉的生活在特鲁姆普看来是最适合这项运动的,连奥沙利文都会希望放个长假好好放松一下,其他那些拖家带口的球员压力就更大了,“如果我有了家庭那打球就会难得多了,别的不说2010年我有个女朋友,那么很多比赛就会让我见不到她。现在我单身了,一切都变得容易多了,我有那么多可以支配的时间,要跟别人拴在一起实在太讨厌了。以后总有时间去做这些,现在我还是想先赢球再说。”

      时代不同了,斯诺克早已不是为“75一代”所垄断的世界了。总有人会说,老是看着几张日益爬上皱纹的熟面孔几个小时几个小时地在那里做安全球又有什么乐趣呢?确实如此,每项运动中都呼唤着少年天才的出现、年轻英俊的面庞、更多还未说与人听的故事、精湛技巧确保未来会出现的无数种可能性……还有什么比这样的人物更能赢得球迷的心?难怪这时候贾德-特鲁姆普会被人当做是上天降下来拯救斯诺克的救星。

      去年12月一个颇有几分寒意的星期一,约克镇巴比坎中心里塞满了英国各地赶来看比赛的男男女女,这是英锦赛正赛的第一个比赛日,走进后台你会发现站在一边等待出场的特鲁姆普。不管外面再怎么吵,他只是专心致志地对着自己的每根手指头一一看过来,仿佛唯一让他担心的是自己修剪得当的指甲上会留有污渍一样。

      平心而论对于第一轮比赛来说,门厅处排着队的人群未免有些太客观了,可怎么办呢?谁让一年多来特鲁姆普已经成了这个领域中最吸引人的因素,以至于约翰-希金斯在打败他夺得世锦赛冠军后都会有点酸溜溜地认为大家更偏爱这小家伙,更不用说别人了。

      现在跟特鲁姆普做对手压力有点大,这天多尼米克-戴尔就感觉到了这一点,再没有比这场比赛更符合斯诺克过去和未来之间交替的隐喻了。40岁的戴尔是个留有爱尔兰式鬓角的大块头,宽松的西裤、小羊皮平底鞋、大红色绸面的背心无一不像是过去20年里典型斯诺克球员的缩影。而特鲁姆普完全就是两回事,身材纤细、酷爱紧身裤、头发像是乐队成员,连领结都跟旁人不同。打法上的差别就更大了,戴尔总是不紧不慢,可以花大量的时间在每一杆上,而特鲁姆普的宗旨就是快、更快一点,并且从不害怕在重要时刻冒险,这也令他成了几年里最有观赏性的球员。

      然而这场比赛到了中场休息时却是特鲁姆普落后,走进更衣室时,有人问他感觉如何,“我没犯太多的错,我只是要理清思路,然后好好修理他一番。”一边说这一边忙不迭地翻出iPhone来看推特,他总是把自己形容成“兼职斯诺克球员、全职国际花花公子”,光推特上就有6万粉丝。休息过后很快他就掌握了比赛,之后又一路赢下斯蒂芬-马奎尔、尼尔-罗伯逊以及决赛对手马克-艾伦,就这样得到了他职业生涯第一个重大赛事的冠军。

      2011年成了属于特鲁姆普的年份,拿了中国公开赛冠军后,他在5月打进了承载每个斯诺克球员梦想的世锦赛决赛。最后希金斯获得胜利,可是克鲁斯堡中令大家讨论最多的却并非“巫师”,每个人都对那个来自布里斯托的21岁小伙子惊诧不已。

      “显然一开始这事儿挺让人为难的,每个人都盯着你,他们期待你每场都能赢,但这并不可能。没有人能像斯蒂芬-亨德利或者斯蒂夫-戴维斯那样完成统治,现在球员们的水平都越来越好了,一年里能得到一二个积分赛冠军已经很不错了。”他在赛季终的排名头一次来到了第五位,一高兴便随手用世锦赛第二名12.5万英镑的支票换了一辆奥迪,不过没多久拿到英锦赛冠军后,他又迫不及待卖掉奥迪买了一辆法拉利跑车。

      在他的世界里一切都跟换车一样运作神速,想得快、动作快、赢得也是超快,“我就是这么打比赛的,我不去考虑没打进或者别的什么,很多球员特别害怕这事,我总是觉得只要还是我打就有赢下这局的可能。而当一局几乎已经稳稳拿下了,我愿意稍微放松一点,打两杆娱乐大众而不是尽快结束这局就完事了。”瞻前顾后、保险起见这种词根本就不在他的思路中,“如今的年轻球员大多这样,他们不害怕错过,只想着打进的话会有怎样的回报,而上年纪的哪些人就不一样,他们总想着要安全一点、要等待机会。”

      那么36岁的罗尼-奥沙利文显然不是他口中的老人家之一,他们两位有着很明显的共同点,最近的一项在于,小伙子现在跟奥沙利文在埃塞克斯郡的同一家俱乐部练球,“我想他比任何人都爱斯诺克,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对自己生气。每当他输球,他就试着让大家感觉那是因为他没尽力,他就是喜欢成为关注的焦点,我想这是他的弱点:每当开始落后了他就无法好好战斗。”

      如今都将“火箭”视作特鲁姆普的模板,这点如果放在过去贾德会很高兴,1998年9岁的他在接受采访时这么说,“我希望能打出像我心目中英雄罗尼-奥沙利文那样又快又刺激的斯诺克,”至于现在他的想法显然改变了,在同一个地方训练、每周都要打几次比赛大概帮了不少忙,“在我小一点的时候我很仰慕他,不过现在我不过是将他视作一个对手罢了,在同一个地方训练,就好比是进进出出的众人之一,这样等你跟他交手的时候就容易多了。”现在知道为什么把这两人相提并论了吗?

       特鲁姆普出生于布里斯托市郊一个叫惠特彻奇的地方,父亲斯蒂夫是货运车司机,而母亲乔治娜则是个厨子,这对普通夫妻在儿子4岁的时候做了件很普通的事,把一张小球桌放在了他的卧室里,自那以后一切都不同了。

      “5岁的时候我就开始参加花式比赛,每个周末都在比赛,突然有一天我开始打起斯诺克来了。我自己在训练中心学习,反复重复同一个动作,或者留意别的球员怎么打球然后复制他们的动作。”7岁的时候他开始在家乡参加斯诺克比赛,很快便开始跑遍全国了,“我想爸爸只是觉得如果我喜欢打球,他就要尽全力来鼓励我,他周一到周五要上班,但我每个周末的比赛他都会陪我去,我从未听他抱怨过什么,我想他也挺享受看我进步的过程。”到他8岁的时候已经是市里人所皆知的小天才,报纸上经常会有他的采访。事实上他一直都过着相对顺利的生活,无非是在2005年转为职业的头几年经历过挫折,也就是没能进入任何电视上播放的比赛,不过这样的日子并不长。

      现在他已经在伦敦定居,你总能在推特看到他丰富多彩的业余生活,比如跟足球运动员一起开派对、跟三版小模特进出昂贵餐厅之类的事。“我在伦敦经常逛街,比如邦德街啦斯街啦等等。”他生活中最依赖经纪人冯静文,这位香港人不仅是奥沙利文在中国区的代言人同时也是格洛夫斯诺克学院的掌门人,“我带他去些酒吧,陪他买些好衣服,这让他感觉不错,只要一个人感觉不错那他自然打得就好了。” 
     
     

    重庆私家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