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 首 页
  • 国际
  • 国内
  • 综合
  • 协会
  • 球房
  • 行业
  • 图片
  • 评论
  • 视频
  • 人物
  • 花絮
  • my147
  •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人物

    诸瑛:辞职动力来自成就感 球迷眼神化解执法忐忑

    2011-12-08 09:30:15    编辑:XM    来源:晶报    浏览次数:0


      裁判是她的职业、美女是她的标签、斯诺克是她的世界……2011英锦赛正在谢菲尔德如火如荼,除了丁俊晖,还有另一个人引起人们关注,她就是被誉为中国第一美女裁判诸瑛。这是诸瑛职业裁判生涯第一次执法三大赛,也是世界斯诺克历史上第一位执法斯诺克三大赛正赛的中国裁判。昨天,记者独家连线诸瑛,畅谈她在英国生活、学习、执裁的点点滴滴。

     

    \
    诸瑛在12月5日古尔德(右)与莱恩斯的比赛中执法

    \
    诸瑛生活照

     

      辞职:动力来自成就感

      和斯诺克结缘那一年,诸瑛正在读高三,有一天她无意看电视里斯诺克比赛,一下子被五颜六色的彩球和希金斯专注且可爱的眼神吸引住了。从此,每天吃完午饭,她就会和同学一起去打半小时九球,放松心情。

      虽然读大学时球技大增,也能做到单杆40分以上,但诸瑛始终没有想过,斯诺克会成为自己终生的职业。

      2004年,诸瑛从上海理工大学毕业后,找了一份展览业的工作,“我是个闲不住的人,生活不应该是每天上班下班,也想找点兴趣爱好让生活更丰富更充实。”诸瑛翻黄页,一个电话打给了上海市台球协会。2004年底,上海台协联系到诸瑛,“我们这里有个裁判培训班,你想参加吗?”就这样,身高1.76米的诸瑛走上了裁判之路。但她只是在周末兼职做裁判,平日还是去公司上班。“因为裁判收入并不高,我需要工作来养活自己。”诸瑛告诉晶报记者。

      今年三月,已经在裁判界小有名声的诸瑛做了一个并不艰难的决定——辞去工作,专心飞往英国进行为期一年的裁判培训,全身心投入斯诺克世界。工科出生、逻辑思维能力很强的她说出了三个理由:

      “第一,我很喜欢斯诺克;第二,对于人生来说,收入是只是一方面,成就感也很重要,斯诺克裁判给了我前所未有的成就感。第三,无论是美式台球还是斯诺克,未来国内有很大的市场,从工作领域来判断,它有着很好的发展趋势。”

     
      得意:球员发微博称赞

      在英国学习期间,诸瑛得到了不少锻炼的机会,英语口语也得到很大的提高。虽然没有大型赛事,但Q-SCHOOL和PTC前三站都有她的身影,以及新赛季首项排名赛澳大利亚公开赛的资格赛。“不过斯诺克裁判界也要论资排辈,我们这些年轻裁判一般都在前几轮,半决赛开始后还是那几张老面孔。”诸瑛说。

      虽说裁判工作已经驾轻就熟,但说没有压力是假的,对诸瑛而言,压力来自于是如何取得所有球员的信任和认可。“在国内,球员都认识你,都知道你的水平,到了英国人生地不熟,球员不了解你,你长着一张中国脸,而且还是女性,或多或少会有劣势。因此我要从零开始、从头开始,获得所有球员的认可。”

      本次英锦赛,是诸瑛正式在英伦亮相的第一个大型比赛,出场之前她内心或多或少还是忐忑了一下,“比赛选手差不多都认识,可是现场球迷会如何看你,会有什么样的反馈和表现,这是我期待和重视的。”

      首场比赛执裁斯蒂文斯和坎贝尔,当主持人拖着长长的发音念出“ZHUYING”,诸瑛从通道走了出来,她特意看了看观众席,这时看台上一个中年女性刚好和她四目相对。那么近的距离,那么真诚的交流,那名女性觉得鼓掌还不够,还对她不断地肯定点头。

      “那一瞬间,我的忐忑和压力全没有了,就好像一个孩子上台表演,无论好坏,只要你站上去了,你就是成功的。”

      比赛结束之后,斯蒂文斯在个人微博上特意给诸瑛发去了祝贺和肯定,“表现很好。”那一刻,诸瑛更加自信且肯定自己。


      生活:半年瘦了十斤

      一个女孩独闯英伦,真的很不容易。诸瑛刚到英国,就发现自己有点水土不服,“吃得很不习惯,吃来吃去就那么几样东西,而且我的胃本来就不好,执裁工作呢,只知道开始时间,不知道结束时间,吃饭也没办法定时。所以我半年瘦了10斤。”

      为了改善伙食,诸瑛只好自己下厨,现在的她,已经可以一个人置办八荤八素的一桌大餐,宴请在英国练球的中国球手们。“背井离乡,大家都很团结,有空就常聚聚,我还去小晖家吃过火锅呢。”诸瑛说,“比赛的时候,如果有人先结束了,都会留意是否还有中国选手在打,然后留下来一起为他加油。”不过明年3月,诸瑛就可以结束漂泊在外的生活,“未来的市场在中国,培训结束之后我就会回去。”

      感情方面,诸瑛早已名花有主,培训期间,她和男朋友只能通过网络和电话来联络感情,期间诸瑛也回过两次国,和男友都有见面。

      至于结婚,诸瑛还不好意思对记者谈起,“现在我还没考虑好,等双方稳定一点,我回国了再说吧。”

      (晶报记者 钱擎)

    重庆私家侦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