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注册 登录 网站地图 设为首页
  • 首 页
  • 国际
  • 国内
  • 综合
  • 协会
  • 球房
  • 行业
  • 图片
  • 评论
  • 视频
  • 人物
  • 花絮
  • my147
  •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国内

    专访潘晓婷:结婚应该快了 但现在没有目标(图)

    2015-07-02 19:43:17    编辑:谢立冬    来源:新浪体育    浏览次数:0


    7月1日,梅雨季节的烙印还未在上海彻底消除,时不时的阵雨总能让闷热的空气变得清新一些。以往,潘晓婷很不喜欢下雨天,每逢下雨,她的心头总会郁闷一番,但此时此刻,她却不能任由这样的心情弥漫全身,因为她即将参加2015年浦东唐城世界九球中国公开赛,细细一算,这已经是她第六次参加此项赛事,她没有为自己设定参赛的具体目标,她说想真正地享受比赛。男子双败签表  女子双败签表
     

    \
     

      在参赛的前一天,潘晓婷接受了新浪体育的专访。一身黑色的露肩装、晶莹剔透的耳环,辅以精致的妆容,潘晓婷的每一次亮相总能让人彻头彻尾地感受到美。潘晓婷的知名度不言而喻,但很多人喜欢她并不是因为她的球技,更多的是被她的美貌所吸引。对此,潘晓婷浅浅一笑,“其实我并不介意。以前我打比赛觉得大家给予我更高的要求,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对自己的要求很高,以至于很多时候打比赛不能正常发挥。这几年我一直在努力做调整,有一些成效。现在的趋势是,大家已经欣赏运动员的人格,不是只看运动员的成绩,其他的都不看,这样对我们运动员来说更轻松一点,也更容易热爱从事的运动项目。”
     

      潘晓婷称自己是完美主义者,以前比赛成绩不理想,受到球迷的质疑时,她坦言自己对质疑声会有抵触,“我就想‘我也想打好啊,我又不是故意输的’。我所说的完美主义体现在我的身上就是这一盘要打光,那是肯定的,打得舒服不舒服自己心里知道。对于外人来说,你赢了这一盘,但我可能会觉得中间的一 些细节能做得不够好。如果做得更好的话,我会把视频收藏起来,会每天翻来看,但是如果有一、两个瑕疵的话,我就看不下去,真的是看不下去。”她嘴角的弧度拉长,笑意中带着些对自己“完美主义想法”的无可奈何。
     

      纵然这几年刘莎莎、陈思明与韩雨等一批年轻选手的成绩很抢眼,但直到现在她们依旧无法撼动潘晓婷国内“一姐”的地位,“可能是我打比赛比较早吧,很多球迷会有先入为主的观念,那个时候我确实积累了一些冠军头衔,让大家印象深刻一点。大家能第一时间想到我,我会很开心。”这几年,潘晓婷越来越多 地亮相于台球比赛之外的场合,比如她会参加电视台的舞蹈比赛,“除了要打好比赛之外,我也是希望可以积极地做一些其他的活动,换一种方式去推动九球。大家会想你这样做是不是脱离了台球,我去参加赛车的活动,大家会觉得原来九球选手也可以开赛车,是全能的。”潘晓婷如是说道。
     

      “我希望其他选手可以有自己职业生涯的规划,可以有自己的个性可以让大家记得住,从他的角度推广九球。”潘晓婷表示她并不建议别人复制她的方式去推广九球,“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适合我的不一定适合其他人。”
     

      赛场上的潘晓婷总是给人光鲜亮丽的感觉,赛场外的潘晓婷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我是比较嫌麻烦的人,所以必须要简单,不然的话我会很痛苦。”潘晓婷继续说道:“我在努力的一个方向就是能让自己静下来,我比较喜欢总结。我会和一些比较有深度的朋友多聊天,他们会给我一些开导,帮我排解掉负面情绪。比 如我不喜欢下雨,一下雨我的心情就不是那么好,就有朋友对我说‘那是你的内心不够阳光,如果你内心够阳光的话,下雨天你也可以感受到温暖’,我觉得有道 理,希望在下雨天时我的内心也充满阳光。”


    前不久,韩国选手车侑蓝结婚了。美丽的新娘、幸福的婚礼,这足以让很多人羡慕。那么,潘晓婷会羡慕车侑蓝吗?听到这个问题后,潘晓婷自信地答道:“这个问题你应该问她,问她会不会羡慕我,我从来不会羡慕别人。”对于自己何时会结婚这个问题,潘晓婷说道:“应该快了吧,不会很久,但是现在没有目标,就是觉得现在我已经到了这个年龄,我希望可以抽身出来考虑其他事情,我不希望我热爱的运动‘绑架’我的一生,让我缺失人生的某一个部分,我觉得这样是不完美的。”
     

      与自己的运动生涯前期不同,现在,潘晓婷所获得的冠军数远少于职业生涯的前期,对此,潘晓婷有何看法?“这个是必然的。我从1998年开始打比 赛,那个时候的比赛还没有现在那么多,我拿了很多冠军。我觉得自己的职业生涯已经有17年了,还要我怎样,要我打到80岁还包揽所有的冠军的吗?这样的 话,我以后可能会被别人当外星人研究,我从来没要求自己这样。我喜欢台球,我希望可以开开心心地打球,而不是别人说你要怎样怎样,我会说‘那你来’。”潘 晓婷如是说道。
     

      谈及退役,潘晓婷的回答让笔者感到有些意外,“以前我觉得快了、差不多了,过了5、6年,又是觉得快了、差不多了,所以我想到时候我会突然消失。你们可以期待一下我突然消失。”

      (董正翔 发自上海)

    重庆私家侦探